高速μ介子寿命和“雨滴”现象

2008-10-28 22:16

 

 

相对论的经典幽默是:

1:看见光线弯了17秒就认准时空扭了17秒。

2:动系的时流尺缩现象都在静系中观测了。

3:所有惯性系都有了“光速不变”的唯一统一的尺,这个统一的伽利略变换忽悠成了相对论“洛变”。

。。。

。。。

 

这里讨论一下2,可能有人会理解:

 

    相对论的洛变明确表明:在动系中的时空观测会有时慢尺缩的相对论效应。再用普及些的语言,在动系中观测在该系可以观测到的运动事件或静止事件,比较在静系中观测这些对应的同一事件,会有“时慢尺缩”的相对论效应。相反,在静系中观测在该系可以观测到的运动事件或静止事件,比较在动系中观测这些对应的同一事件,会有“时快尺伸”的相对论效应。

但相对论的实验,包括12楼提及的“高速μ介子寿命变长、高速π介子寿命变长、铯原子钟东慢于地面、铯原子钟西飞快于地面、快速氢原子束Hβ谱线、氢极隧射线的Hα谱线、运动原子核发射的γ射线的能量、运动原子对激光的饱和吸收、穆斯堡尔效应等多次实验”都是在静系中用静系的时空度量工具测量到了只有在动系中,用动系的时空度量工具才能测量到的时慢尺缩效应。这种伪证的手段大家仍然没有觉得幼稚可笑吗?

 

    这些实验问题,在“暗物质物理学”中属于一个简单的“雨滴”现象。下面我尽量用通俗的的语言做些介绍:

人们对于雨滴的下落,雨滴因其运动质量增大,从高空凝结的地面的倾盆大雨,这里学物理的,没人感到有任何理解上的困难。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做过专门的数学模型,这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一流的物理学家却并没有在认定相对论的质速关系时去排除上述情况的可能性。

关于暗物质研究的WG理论发现,在比较光的质能量级更微小的 “空间物质层次”,充满了引力暗物质(我称之为引力微子WG,质量量级在3.6x10^-42g), 类似于宏观“雨滴”同样出现了运动物体(粒子)的质量变化。我们可以定性地分析,运动体在充满引力微子WG的空间中运动,物体表面的"流线"较密,有一个指向中心的压强.结果是运动体产生质量增大的趋向。当然这问题的特殊性可另作专题讨论。

在WG理论中(简介参阅文后附件二),WG在空间的质量密度虽很小,但它的平均速度与光速在同一个量级。对以埃为直径的球壳面,每秒的撞击次数在10^8-12量级。WG理论证明了以下的事实:

1. 所谓的“强相互作用”是源于整个空间(宇宙)暗物质的宏观压强效应。我们的计算结果与所谓的强相互作用,两者的实际强度值和短程力性质相符。

2. 基本粒子是上述强力下的“液滴”,模型显示两个稳定态和一个藕合态。与质子、电子以及中子对应。

我不知道是否有学者做过饱和气中的雾滴析出的正规的数学模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学家的数学思考和方法对我有直接的研究价值。也许大家的合作可以使数学模型更精确完美。

    在WG理论的框架下,相对论的“真空光速不变”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因为根本就不存在相对论概念下的光的传播真空。面对同样的实验事实和物理成就,我们和相对论学者有完全不同的认识和结论。

 

参阅附件:真空具有零点能,具有丰富的结构与物性
场论真空结构和性质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正如大量文献所揭示的,它吸引了许多研究者的兴趣。真空具有许多效应,如反映真空具有零点能的Casimir效应、真空极化导致兰姆移动、激态原子与真空零点能作用导致原子自发辐射等。真空作为量子场的基态,具有普适的对称性。60年代,Nambu和Goldstone发现量子场论真空会发生自发对称破缺,70年代A.M.Polyakov等发现真空的拓扑结构,这些都说明真空具有丰富的结构与物性,值得去重点研究。量子化电磁场有无穷大的真空零点能,又由于负能电子的存在,导致真空具有发散的电荷密度,场论遇到了困难。取与Lorentz不变性相一致的正规乘积可以将零点能和背景电荷去掉,使得哈密顿算符的真空期望值为零及使真空呈电中性。这里,哈密顿量是不含时间的,这样的场论系统在不同时刻由于取正规序而扣掉了相同的零点能贡献,等价于以同一起点重新定义能量和背景,这样取正规序运算是可靠的。但是对于哈密顿量显含时间的量子场论系统,取正规序就需慎重考虑。一方面,含时系统不再具有Lorentz不变性,因而取正规序证据不足;另一方面,即使要对含时哈密顿量取正规序,那么不同时刻扣掉的零点能贡献不同,如此重新定义真空背景,其合法性值得怀疑。故含时系统的真空性质的研究变得十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