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论的时空谬误&引力微子版“暗物质物理学”

 

相对论风靡世界,研究相对论理论的基本数学关系,我们却发现,“洛仑兹变换”的推导存在着基本的错误:
看相对论“洛变”推导的基本前提:x=ct ; x'=ct' 其中x;t K系中光束A传播的距离和时间; x';t' K'系中描述光束A传播的距离和时间,K'系相对于Kx轴正向平移,速度为u c是光速。
∵ 光速c是物理量; K'系,K系中x=ct ; x'=ct' 使用同一物理量代数符号c
K'系,K系 的距离和时间的单位在推导前设定为完全相同。
由相对论“洛变”推导结论:x=f(x,u) ; t=f(t,u)。表明K'系,K系的距离和时间的单位不同。与前提矛盾。∴ 相对论“洛变”推导错误。证毕。透过相对论理论基本数学关系的推导,我们还发现大量不可修正的错误,包括,相对论时空数学变换是“零除下的增根”等。参阅:1.
相对论"光速恒定原理"给出的惯性系变换佯缪(注1)。2.相对论数学的伪科学特征(注2)。

所有惯性系都有了“光速不变”的唯一,统一的时空度量基准,这个统一的伽利略变换却被相对论忽悠成了相对论“洛变”。

 

    更令人震惊的是,相对论论时空理论在实验验证中涉嫌大量的伪证。参阅

1.光线掠经太阳表明偏折观测实(注3),看见光线弯了17秒就认准时空扭了17秒,学黎曼数学的专家在这个问题上犯了数学盲才会出现的错误!而且,竟然全然忽略了太阳表面气态物质对光的折射效应;。。。

2.在验证运动系时间流逝变慢,运动粒子存在寿命增大的实验中,居然动系的相对论效应都在静系中观测了!

3.相对论多普勒效应最新实验验证中的数据拼凑术(注4) 。实验凑数的要害在于锂离子被加速至高速态0.064C,相关验证的数学计算使用了加速前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

 

所有研究结论表明,“相对论时空理论是数学谬误和实验伪证下的谬误”相对论从不实的前提,不严密的数学和大量的实验伪证给出了荒谬无稽的结论。所谓“尺缩时慢”“, 时空扭曲;宇宙时空,质能在奇点的爆创!被称作为最伟大的“科学成就”!令人匪夷所思。顺便提请关注,光波的频率因传播距离产生的“距离频移效应”,频率随传播距离非线性簑减是指数衰减,相对论者对此一无所知,却给出了“暗能量”存在的结论,同属荒谬。

西方学家对物理学作出了巨大贡献,值得我们推崇和学习。但对于部分的学术谬误我们必须剔除。在此,我们提出自己的物理体系:“暗物质物理学”,是有关“暗物质”和“引力微子”课题的研究成果。2008年七月由珠海出版社出版,作者童正荣,ISBN 978-7-5453-0001-7。相关内容曾于199611月在中国广义相对论学会和天体引力理论学会全国学术大会作主题发言。

 

该理论证明了:物质世界存在着的一种“基本引力微子”(简称WG),它不仅是宇宙空间中暗物质的组成物质,也是所有基本粒子的组成物质。这项研究同时找到了确定“基本引力微子”质能值的数理方法,给出理论值是3.636 x 10-45 kg.,它和“双星【德布罗意】,脉冲星【封伯格】所作的探测,宇宙空间中自由微粒质量的观测实验值相符。研究还给出了以下重要结论:

,强相互作用产生于宇宙暗物质的整体压强效应。数理模型表明,稳定粒子是强大宇宙暗物质整体压强下WG凝聚的“雾粒”。类似饱和气体中的“液滴”;给出了“基本粒子稳定态的数理模型”;模型具有三个稳定态,它们与质子、电子、中子相对应。该结论被所有粒子对撞实验的结果所证实。表明,这项研究已经涉及到稳定物质存在的本因和机理。

二,电相互作用就此被归结为“不同频体”和“相同频体”之间共振原理下的动力学效应。电量的本质定义为带电物体对外辐射WG的通量。电荷的量子化本质,“库仑定律”;“高斯定律”;“毕奥-沙伐定律”都在上述前提下自然导出。

关于磁,在本理论中归结为WG的吸收或释放场与空间WG旋涡的复合场,相关的实验定律也自然直接理论导出。对麦克斯韦电磁方程组的数理关系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并做了严密的理论推导。

三,该项研究对以下问题发进行了专题讨论:量子力学波函数引入复数形式的物质基础,机理性解释和数理推导。 “光传播媒体的体系随动原理”;“原子体系稳定和电子轨道几率运动电磁能量发散间关系问题”;光的传播和传播距离相关的“多普勒效应”。。。

 

1-4 论文可参阅珠海版“暗物质物理学”书第三章或网上按文题搜索。

 

 

1

"光速恒定原理"给出的惯性系变换佯谬
副题: 光速恒定原理"是惯性系伽利略变换的充分条件

 

基本原理1.
任何惯性系测定真空中的传播的光速,都是定值C. 我们可以用来确定并“同一”各惯性系的度量单位
.

基本原理2.
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中的度量值,是惯性系间的关联等价量. 是惯性系间的等值变换的基础
.

基本原理3.
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基本点的设定”,即认为惯性系可以确定发光点在本系内的发光位置和发光时间
;

 

基本原理1. 和 基本原理2.决定了惯性系间的变换是伽利略变换.

相对论变换是数学错误下的谬误.

 

以下提供"真空光传播段记取"的实验装置设计原理及有关叙述:

为了实现惯性系间的坐标关联,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推导中使用了一个”基本点的设定”,我们以下简称为”基点法”,即:推导前设定某一光线的发光点同时为静系;动系的坐标原点.

有:x0 =x1 = 0 ; t0 = t1 = 0 .

也即认为惯性系可以确定发光点在本系内的发光位置和发光时间.
   
众所周知,相对论的一个重要的假设是所谓”光速恒定”. 通俗地说, 任一惯性系对同一光信号传播速度的测定值是一个定值
c,

 

"真空光传播段记取"的实验装置和设计原理:
   
我们考虑一个实验: 取一面只能反射红光的反光镜M, 让一束白炽光线通过一段距离后由反光镜M反射. 由相对论的”基点法”, 任一惯性系可以确定白炽发光点和红光发光点的发光位置和发光时间.
真空中一白炽光束射向反光镜M,白炽光的发光点到反光镜的距离是L0 , 白炽光发光点的发光时刻到红光发光历经的时间为t0 , 显然, L0 / t0 = c (即相对论认为的光速恒定值c) 。在运动系K ’ 中对此进行观测则有: L / t = c
(
注意:以上我们是使用了基点法的原理。)
事实上, L0 t0 L ’和t’分别是K系和K ’ 系对同一事件的映射。不同惯性系观测到的L0L ‘对光线传播距离的描述是等价的. 同样, t0t’对光线传播时间的描述是等价的. 这样, 我们实现了K系和K ’系间的时空坐标尺度的关联:
L0 = L ;t0 = t. 同时规定: 任一惯性系中,以上述方法观测地球静系一秒钟光线传播的长度的3x109 分之一作为本系的长度单位米; 以上述方法观测地球静系一秒钟光线传播的长度在本系内所历经的时间作为本系的时间单位秒.
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尺度,时间的观测值是等价的,这是惯性系间确定和定义时空量度等价相等的唯一合理,适用操作的方法. (我们称此为光点映射等价变换)
结论: 满足相对论“光速恒定”条件下的惯性系变换,只能是经典伽利略变换
.

    对同一事件的所有基本特性,经以上时空度量统一规范的任何惯性系都有满足伽利略变换完全相同一致的描述.

   

    对于具有一定功底的数理学者,我们可以简单明白地说,如果所有运动的惯性系对同一光信号的测定都是常量C,则运动的惯性系都可以用这可以测定的光信号C做时空度量的基准,所谓的时空变换当然就只能是伽利略变换。。。。。。。

 

 

2

相对论数学的伪科学特征

 
相对论的数学伪科学特征一:
   
爱因斯坦说:“沿着X轴前进的一个光信号按照方程:x=ct
是否同时指这个光是在K系中的原点、t=0发生?
爱因斯坦接着说:“由于同一光信号必须以速度c相对于K’传播,因此相对于坐标系K’的传播将由类似的公式:x-ct=0
是否同时指这个同一光是在K’系中的原点、t=0发生?
我说,这一光信号的发生点和发生时刻就是静系和动系的所谓重合点和同时点。试问,相对论为什么不认为在K系内光发生时K’的原点已经向前移动了,这时的x’和t’已经都不能为零了?
相对论正是把它的所有理论建筑在经典物理理论的同时性原理这个基本点上。又进行了一些数理慨念的偷换,给出了“伟大的”相对论“同时性原理”。


 

相对论的数学伪科学特征二
    1)
爱因斯坦说“由K判断的相对于K’保持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必须恰好等于由K’判断的相对于K保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这慨念是出现在他的洛仑兹变换的推导之中)
如果K判断的相对于K’保持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为X; 则有X=aX; 如果K’判断的相对于K保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X; 则有X=aX; 爱因斯坦说这两者要相等,有X(=aX) = X=(aX). 这是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相对论的“尺缩”。对于n个单位量杆的物体当然有x=nX ;x=nX’ 显然有x=x.然而竟然高明得幻变成时间流逝...;时空扭曲...;蛋丸宇宙...;时、空有起始点、停滞区域...;质、能...
数学如此妙用,会否带来祸害?

    2)
查核相对论对洛仑兹变换推演过程,相对运动两坐标系对光的描述等式中
x'=ax-bct   and    ct'=act-bx ............... (5)
......
对于K'的原点我们永远有x'=0, 因此按照 (5) 的第一个方程
x=bct/a
........
不难看出,对于K'的原点我们永远有x'=0, 按上面相对论的铺垫关系式,必须同时有t'=0; ,当然,同时还必须有:x=0; t=0.

即是说 v=bc/a 是一种显然的慨念偷换,或零除错误。本来没有确定数值限定的任意数值的代数符拉姆塔和缪就与洛仑兹的发现撮合在一起。这个错误存在于相对论洛仑兹变换推演的所有方法之中。
   

    我们说,0/0型,在高级的数学研究领域中有深刻的数学、物理意义,可这0/0型不是那0/0型。

    在其它的推导版,上述错误出现的形式可以不同,但本质类同。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推导存在的零除数学错误表明, 相对论只是零除错误下产生的增根,从而演绎出来的谬误。相对论者进而给出的“时间流逝变慢”;时空扭曲;蛋丸宇宙; 时、空有起始点、停滞区域...;质、能... 等等.都是始作俑者用以欺骗百姓的数学把戏。


   
数理研究因为前提的不真,必然导致结论的荒谬,所谓“谬以毫厘,失之千里”。相对论物理数学家们在数学问题上出现以上的情况实在是始所难料。更有甚者是相对论物理实验论证中涉嫌伪例的情况.一个涉及时空普遍真理的论证,它容不得上述情况的存在,更容不得那怕一个确定的反例.

 

 

3

相对论时空理论是实验伪例下的谬误

 

一. 审思相对论“时空扭曲实验”的验证原理

    A.验证实验存在根本性的原理错误

    相对论以为,光在真空中直线传播,因为物质引力作用了时空,时空的扭曲才有所谓光的偏折。光线的这种偏折就是代表了时空的偏折。然而,实验却用置身于时空中的目镜(我们强调的是实验设备占有的时空同样因物质引力的作用扭曲)来测定“和时空一致扭曲”的同一束光。这在实验原理上是确定的错误.

    其二,光的真空直线传播,要求光在所在时空中,相对于其它参照物是直线的,或用本时空的空间、时间量纲对光的运动的描述应该是一直线。特别需提出的是,按相对论的解释,太阳的引力对时空产生作用使之扭曲,这是引力对光产生扭曲作用的相对论解释. 因此,光在所在的这一时空中表现出的是直线性态,再重复一遍:用本时空的空间、时间对光的运动的描述应该是一直线。这是说,能以相对论实验装置观测到的偏折这只能是非相对论效应所致。

 

为了正确形象地对此进行表述,我曾经提出一个“二维时空纸模拟实验”:

取一张白纸或橡质薄面,设定一点作为"观测站";按星图标出一些遥远星系示意点,标出“脉冲星”.作观测站与这些星系点间的联线.
如果观测目镜与“脉冲星”联线间有一棱镜,光线因此发生了偏折.我们必需调正目镜的方位和角度,才能使经棱镜折射后的光线进入目镜,观测到这个脉冲星.
这是我们所说的同一时空体系内物理作用引起光的偏折情况及检测.

   
如果我们使橡皮薄面受力扭曲,我们看到目镜与"脉冲星"联线也因此扭曲了,我们无需调正目镜的方位和角度.源于脉冲星的光线仍然是准确无误地进入目镜.这正是因为时空体系的扭曲,实验设备占有的时空的扭曲,与光的扭曲是整体协调一致的. 由此, 我们可以作以下结论
:

实验能观测到的偏折,只能是同一时空体系物理因素所致;以掠经太阳表面光线偏折,以此来证明时空在物质引力下的扭曲存在根本性的原理错误.

我就此将上述原理总结成时空定理1:或称它为“观测不变定理”。即: “时空如果能象相对论所认为的那样扭曲的话,使用传统天文望远镜对远处光线的观测,观测的结果是:光线不因时空的扭曲而改变。”

 

    B.光量子的动质量受太阳引力的作用亦应是论证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在爱因斯坦他当初的论著中,就认为:”这个偏转的一半是由于太阳的牛顿引力场造成的; 另一半是太阳导致的空间几何形变(“弯曲”)造成的.
相对论在所有的时空理论计算中,把如此重要的因素“由于太阳的牛顿引力场造成的这个偏转的一半”全然忽略,声称相对论的时空观取得了精确的验证.这种手法是非常拙劣的。

 

    C.计算论证中,全然忽略了太阳表面气态物质对光的棱镜折射效应

    诚希望得到一个严正的物理学者的回答:太阳表面大气(包括离子气等)对历经太阳表面的光的折射问题,它的理论和实验分析在以此作为相对论时空理论的证据时,学术界已经作出讨论或结论(据我所知是没有),这需要的是文献,相关计算、引用数据、计算原理、结果等。

   
有关太阳大气(包括离子气,或更微物质粒子)对历经太阳表面的光的折射效应,对于验证相对论真伪的问题是否值得研讨。相对论学者的争辩方持否定意见,并认定这是小量。 我坚持认为,这不是一个凭谁的感觉,学识作个判断可以了事的实验问题。因为这是在验证一个普遍成立的时空真理。一个世纪成就。
   
早晨的晨曦就是一个例证,这是一个巨大的不是以秒计的偏折量,达四十几度。正是因为太阳表面的物质与地表大气有区别,太阳表面物质引起的偏折量会小得多,但是对于相对论所论的偏转仅17秒的数值,就决不可以不经实验检验就将它主观忽略。当然有人现在来重新考虑并研究它也是好事,但我们有理由因此提出:“相对论时空实验有拼凑数据之嫌”。或者说该实验实质上是在证明牛顿理论的计算加其它的因素的修正是正确的。
   
我们注意到,近代的实验对日冕引起的光线偏折作了修正,但却不是对整个太阳大气背境的实验测定,某些相关实验(日掩射电源(高频)的实验)发现,观测到的偏折精度因不同光线频率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这本身就是太阳大气偏折,色散的物理特征,这更加说明了分析太阳大气偏折的重要性.
相对论学者还曾发表了以下评论:
定性的结果是对较低的频率,一定的半径以内和相对论效应同级,但随着频率升高,半径增大,折射效应迅速减小。现在作的都是日掩射电源(高频)的实验,并且随着观测精度的提高,已经可以测量距太阳较远的光线。
我以下文作复:
"
较低的频率” “一定的半径以内” 和相对论效应”同级" , 这种结论只能给人带来更大的疑问:
较低的频率的光仍然会发生偏折!终于找到了一个频率与相对论相对应?
偏折与频率密切相关的事实证明,大气背境的精确验证是必不可缺的重要环节..

    d.
负偏折
   
负偏折实验说明,太阳的自转(太阳大气的随动)对历经的光的传播有重大的影响.这也说明”偏折”现象更多的是由一些通常的物理因素产生的
.

    总上所述,所谓”精确验证”仅是“一些希望相对论时空理论成立的学者们”的良好的愿望。相对论时空"普遍真理"就由此凑合着;拼凑着被精确验证了!


 

二.“重力探测器B”实验又一次扮演了伪证制作者的角色

    新浪科技讯曾有消息: 据国外媒体报道,2004年美国宇航局的“重力探测器B”卫星发射升空,其使命是验证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中的两个重要预言。其中一个称为短程线效应(Geodetic effect),另一个称为坐标系拖曳效应(Framedraging effect)。按照爱因斯坦的推理,他认为一个大质量天体,如地球,会让周围的时空扭曲,就像一颗保龄球放在软床垫上形成的漩涡,而且天体的重力会拖着时空一起旋转,这种扭转效应称为“坐标系拖曳”。

    探测开始时,4个陀螺仪自转轴和卫星上的一台望远镜方向同时对准一颗遥远恒星。

    我们可以很容易发现,该实验存在着以下几个问题:

1            引力探测器BGP-B)实验中,认为陀螺仪陀螺轴的方向代表引力场的方向(这我们无可非议)。陀螺仪有个目镜,对准远处恒星,在以往经典的相对论时空验证实验中,观测到的光线的偏折就认为是时空的偏折。它是代表着时空的扭曲与否。何以用陀螺轴的方向和通过镜心的光线方向的这二者的关系来确定或计算时空的扭曲?

2            又有人说,陀螺轴的方向的计算是用短程线效应方法来确定。我们知道,经典力学早就发现短程线的数理问题和它的数学方法。相对论学者受经典力学短程线数理的启发,认为光在空间的传播也是遵循短程线效应。(请注意这“启发”和“认为”这些关键词)。从GP-B实验我们又一次领教了相对论学者混蒙胡搞的一贯手法!

3            我们在另一个角度来分析,GP-B实验验证了称为惯性系拖曳效应,即地球在旋转过程中对空间的扭曲。这应该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与相对论的说法却是风牛马不相及。非相对论力学解释地球在旋转过程中对陀螺轴线的影响主要存在一个重大因素:地球外部空间物质实际上具有源自地球旋转的运动分量。通俗地讲,地球大气物质主要源于地球,或者说大气物质和地球间存在不间断的对流转换,比如,占地球总的表面70%以上的洋面不断地有大量的水份向外部空间蒸发,这些源于地球的大气物质都带有地球的转动分量。地球的转动和地球大气的旋转引起陀螺轴线的偏转也是天经地义物理学的合理解释的。更何况广义相对论是由“引力”问题中“等效出来。显然,相对论不满足“唯一证明”的验证要求。

4            地球大气对太阳光线的45度左右的偏转,每日早上的晨曦已经是一个科普常识。载有GP-B实验仪器的卫星外部的地球大气虽然已经很稀薄,但对于GP-B实验的精度量级却不是可以“糊里糊涂”略而不计的。

 

    GP-B实验的工程,电子通讯,自动控制等技术水平是一流的,是值得人们称赏和颂扬的。但相对论理论工作者却又一次在扮演着伪证制作者的角色。

 

 

4

相对论多普勒效应的最新实验验证中的数据拼凑术

 

    关于狭义相对论的原子实验检验,还有氢原子的精细结构检验(来源于纯相对论量子力学效应)和超精细结构(来源于量子场论效应结合相对论),电子反常磁矩检验(宣称小数点后11位符合)。以及关于相对论多普勒效应的最新实验验证 (宣称精度达8位有效数字)...

 

    实验凑数的要害在于锂离子被加速至高速态0.064C,相关验证的数学计算使用了加速前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 更有甚者,实验仅仅选用了一个速度值来进行所谓的实验验证, 从而保证了结果要多精确有多精确.

    相对论多普勒效应的最新实验验证是1994R. Grieser等人做的。实验原理类似于Ives-Stillwell试验,粒子的速度是0.064c

 

实验测得的激光共振频率是512 667 592.4(3.1) MHz
按相对论预言的共振频率是512 667 588.3(0.8) MHz
经典理论预言的共振频率是
514 776 111.3(0.8) MHz

 

实验原理见附件.
   

    验证凑数的要害在于锂离子被加速至高速态0.064C,相关验证的数学计算使用了加速前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 体系能量(动能)增幅极大.无疑,体系不同的能量(包括体系的动能)决定了体系构成质点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
我们都明白,体系动能改变不大,能级分布可以用体系"平移"近似处理.但体系受强大外电场作用,动能大幅增加.构成质点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的必然改变.遗憾的是,实验用了加速前的能级频率值,这是对如此精度的实验最起码的质疑.

   
量子力学体系不是刚性架构,锂离子是多质子体系。体系内质子,电子处于不同的运动状态,当体系受强电场的作用大幅加速时,增加动能的同时,体系的内能也增加,(质子,电子的质量不是同一个量级),而且,所增加的动能并非是按"刚性构架"均匀分配给各个质点,电子速度比质子的速度增加幅值要大得多。体系能级和能级间隔将因总能态的大幅度改变而该变..
   
在此,我特别要提请注意的是,在强场下大幅度加速引起体系产生的稳定能态跃迁是不可回复逆传如初的。
   
其实,体系能量的大幅变化产生构成质点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的改变可以通过间接的实验结果来验证, 温度是体系内部分子平均动能的标志.通过对不同温度下的某元素能级分布的对照可以给出间接验证. 实验对于必需排除的因素都不予排除,这只是显露了相对论学者高明的数据拼凑术
.

 

宣称该实验精确验证相对论的学者,其实还犯了一个更为幼稚的错误。对不同惯性系的时间流逝情况,爱因斯坦有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给出相互间数学关系。这些学者却在地球实验室测得了高速态粒子的“寿命”。活脱脱就是一个留给后辈的历史笑料。当然,同样的问题还有所谓的π正介子寿命验证实验等。


附件:
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实验的原理。
   
实验用的发射系统,是高速运动的锂离子。实验用到了锂离子的三个能级,不妨称其为能级1(实际上是2^3S能级下的J=1, F=3/2的超精细能级),能级2(2^3SJ=1, F=5/2),能级3(2^3P, J=2, F=5/2)。其中能级1最低,能级3最高,能级2只比能级1高一点点。它的能级图看起来就像希腊字母lambda,所以称为lambda系统。
   
先考虑静止的情况。通常情况下,锂离子主要存在于能级1上。当我们用一束激光去轰击锂离子时,如果激光的频率正好等于能级3与能级1的差别时,锂离子就会被激发,跃迁到能级3上。但能级3是不稳定的,锂离子会再次跃迁到能级1或能级2上。这样,轰击的结果,会使处于能级2的锂离子数目大幅度增加。
   
如果这时再用另一束激光去轰击这些锂离子,而这束激光的频率是可调的。那么当激光的频率调到正好对应于能级3与能级2的差时,激光将会被大幅度吸收,并产生荧光。所涉及的两条光谱线的频率已经被精确的测定,设它们是f1(1->3), f2(3->2)
   
现在来考虑运动的情况。设有一束高速运动的锂离子,这些离子的速度有大有小,具有一定的分布(当然分布并不是很宽)。现在从这束离子的背后发射激光,而且激光的频率略高于能级3与能级1的差。由于多普勒效应,锂离子接收到的激光的频率会降低一点,降低多少取决于离子的速度。只有某种具有特定速度的锂离子接收到的激光的频率正好对应于能级3和能级1的差,所以只有这部分锂离子才会被激发,因此也只有这部分锂离子才会大量地处在能级2
   
现在在从这束锂离子的正面射去可调激光。同样由于多普勒效应,锂离子接收到的激光频率会略高一些。由于只有被第一束激光选中的那种速度的锂离子才会富集在能级2,也只有当第二束激光的频率经过那个速度下的多普勒频移后正好对应能级3与能级2的差时,激光才会被大量吸收。这个第二束激光的频率,就是所谓的共振频率。通过测量系统发出的荧光的强度,可以得知第二束激光是否与系统发生了共振。
设第一束激光的频率是fa, 第二束激光的频率是fb,被选中的锂离子的速度为v。根据上面的原理,四个频率之间满足以下关系:
f1 = fa * f(v)
f2 = fb * g(v)

两个函数f(v)g(v)分别是背向和相向的多普勒频移公式,不同的理论给出的函数形式不一样。
对于狭义相对论而言
f1 = fa * k * (1 - v/c)
f2 = fb * k * (1 + v/c)
相乘后,得
f1 * f2 = fa * fb
1
故狭义相对论预言的共振激光频率应为
fb = f1 * f2 / fa
对于经典理论而言
f1 = fa * (1 - v/c)
f2 = fb * (1 + v/c)
相乘,得
f1 * f2 = fa * fb * (1 - vv/cc)
2
故经典理论预言的共振激光频率应为
fb = f1 * f2 / fa / (1 - vv/cc)
实验的目的,就是检验相对论预言的共振频率是否与实测值相符。实验的结果,昨天已经给出,这里再补充得完整一点。
实验中第一束激光的频率是fa = 582 490 603.370(0.130) MHz
实验测得共振激光频率是fb = 512 667 592.4(3.1) MHz
静止参照系下两条谱线的频率分别为[这是另一组实验科学家独立测量的,结果发表在Physical Review A 49, 207 (1994)上。下面两个数据是我自己从这篇文献上找来的。Grieser他们用的数据我没有找到,所以用下面这组数据推算的相对论预言值与昨天给出的会略有不同,但都在误差范围内]
f1 = 546 474 963.42 (0.4) MHz
f2 = 546 455 145.74 (0.4) MHz
这个实验构思的精巧之处,就在于对狭义相对论而言,最后的公式(1)中没有出现离子的速度。相对光谱而言,速度是一个比较难以测准的量。由于只用到可以精确测量的光谱数据,这个实验就能对狭义相对论作出非常严格的检验。

 

    相对论收罗伪证实验可谓是肆无忌惮!正是这些科技史中“真实的谎言”让相对论成了荒谬和时髦以及时下流行的伪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