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播的整个径迹并不存在质能团聚态的光量子

 

    光线传播的整个径迹并不存在质能团聚态的光量子,以及这一物理概念所涉及的有关光,电磁等现象的物质基础和作用机理的研究早已公开发表在诸如“暗物质物理学”的书刊,和相关的网站论坛上,下面的就温故知新,供大家参考:


    在WG理论下光的波粒驻波态认为,光线传播的整个径迹并不存在质能团聚态的光量子。我们是否有可能在这点上有个初部的共识。 WG理论关于光的波粒驻波态 简单说来,光源激发出的WG粒子束(注:基本引力子WG的粒子束,WG在WG理论中被证明为是组成空间暗物质和基本粒子的一种微观粒子,质量的理论计算值在3.6x10^-43g的数量级) 与空间暗物质以太(参考附件WG以太特性〕产生相互间的作用与反作用。粒子束作用以太,产生以太波动;以太波动反作用源(注意,任何源的激发是满足量子力学薛定谔方程的力学体系) 使源的激发呈现受迫胁振状态。这种波粒作用与反作用呈现的物理图象和数学形式是典型的驻波,具有光的所有波粒两象性的特征。

    该模型还表明,其它源〔指非光源〕的束射粒流与“WG”质能差在一定的范围内,波粒二象性就会比较明显。然而,对于粒子质能相对于WG的质能极大的重粒子束,则主要呈现粒子特。 WG理论下光传播的模拟实验 WG理论下的光的传播可以用实验来模拟。 用特制的高频分子束射抢将气体分子以超声波的频率射入空气中。我们可以检验它的直线传播性、径向“波压”(相当于光压)、干涉,衍射。。。
“光电效应”可说是上述模型的最好的实验依据。在极板电子的振动半周期中受到的“波粒”高频簇射,能量达到或超过其域值,电子将在短促但是固定的时间内逸出。它无需象波动理论要求的所谓波性积累,也不象粒子碰撞理论那样几乎无需时间或随机的逸出情况。 该模型表明,只有源的束射粒流与“WG”质能差在一定的范围内,波粒二象性就会比较明显,这与事实相符。 光量子和光物质WG 我们提出并证明,事实上存在着具有引力特性的光物质的基本元粒子(或称之为基本的引力子),但这却不是我们过去了解的光量子。我们称之为WG。在“暗物质物理学”的第五章,我们计算了它质量的理论值为3.6 x 10-42 克与主要的实验观测值完全相符。不言而语,它客观上充满了整个的宇宙空间并渗透于基本粒子间的微观世界。根据WG理论,光量子是光物质WG以太空间中的一种波粒干涉现象。具有驻波的数学形式。当然这已进一步为暗物质的发现所证实。光量子hν(ν表示频率) , ν 的值域 (0,无穷 ) 具体被解释为驻波的特性,这是说,光量子的传播,它在它的传播空间,并不存在着自始至终的光量子的粒子状态。光量子是体系受到激发时,体系发射或吸收一定量值的WG脉冲。WG以太的特性决定了h的值,WG的激发频率 ν 则由体系的薛定谔方程所决定。从物质波理论,我们进一步了解,hν 并不是光量子的特殊表示形式,所有的基本粒子、分子、原子、一般物质、甚至宏观物体都可以用hν 的形式表示,它是物质的普遍表征形式。光的波粒两象性本身证明, 光是通过实际存在的空间媒体得以传播的,完全不是象相对论者认为的,光是纯粹的能量,在真空中的传播无需媒质,载体。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WG理论下光的波粒驻波态认为,光线传播的整个径迹并不存在质能团聚态的光量子。 附件:暗物质WG以太特性 引力微子WG组成的暗物质事实上具备了以太,(或更形象地说“速度以太”)的充要特性。可以简述如下: 引力是WG的基本属性,但粒子间的直接引力非常微弱,不足以此相互团聚形成更大的粒子。即是说WG属于弹性粒子范畴。

除以上构成以太的基本特性外,暗物质WG以太还有以下非常独特的性质:

1. 宇宙整个空间WG引力微子的引力叠加,产生空间WG以太压强。 WG理论下的强度计算值与强相互作用相当。在引力微子WG亦是组成基本粒子的研究假设前提下,给出基本粒子宇宙强压下的“液滴”模型。有与质子、电子、中子相对应的稳态解。

2. 引力微子WG平均速度具有与光速相当的量级。

3. 以太的“粘性”极小,在巨大以太压强下,具有极强的场作用效应。

4. 引力微子WG在宇宙空间中的质量密度极小,量级为10-28G/cm3,对于非高速态的运动物体,以太的作用非常微小。然而,它的数量密度却极大,在1埃直径的球壳面受到空间中引力微子WG的撞击次数量级在108-14次/秒。

5.WG具有比中微子更强的渗透性。 正是以上的WG具有的独特性质,保证了光的波粒驻波态的光速传播,也是WG理论研究电磁场作用,理论导出三大电磁实验定律的重要基础。